行业动态

陈震宇:为汽车工业升级注入创新力和活力
作者:新濠现金直营 发布时间:2020-11-18 11:42

  陈震宇,1992年出生于百丈街道,2010年考入北京理工大学地面武器机动工程专业。2013年被国家公派赴德国汉诺威大学进行交流交换并攻读车辆工程研究生,其间为《中国青年报》大学生记者团成员。2017年进入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现为采购部经理。曾两次在行业峰会上作主题报告,是目前中国最年轻的汽车专家。

  从大学如愿就读北京理工大学车辆学院,到公派留学至世界汽车工业殿堂德国汉诺威,再回国进入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成为中国最年轻的汽车创新材料与应用领域专家,陈震宇追逐梦想,铿锵前行。

  “通过国际先进的汽车管理理念的引入,推动国内包括家乡汽车制造工业向高端制造业转型,我们后浪将继续拼搏!”10月2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年轻的陈震宇满腔激情。

  他说,孩童时最深的印象就是动画片《四驱兄弟》,“尤其是看到旋风冲锋龙卷风登场时,非常激动。”

  2010年,他满怀憧憬进入北京理工大学就读地面武器机动工程专业。充满了好奇的他一下子参加了爱车协会、《中国青年报》大学生记者团等多个社团活动。在参加2012北京国际车展时,他还接受了央视的采访,就车展最深印象表达了对自主品牌汽车的看法。

  频繁的社团活动也影响了陈震宇的学业成绩,大二理论力学考试,他只得了51分。第二次补考更低,32分。老师告诫说,再通不过的话,大四就没资格做交换生去德国留学了。

  这触动了陈震宇的神经,要知道,德国不但是汽车工业的发祥地,更是现代汽车工业的殿堂,是他心心念念的地方。

  经过半年努力,陈震宇取得了88分的高分。咬牙攻克的除了课业难关,还有被喻为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德语,“早上5点半起床,转乘地铁和公交两个小时,再进行8小时的学习,就连寒暑假也没回家。”

  最终他获得了去德国做交换生的机会,当时共有36个名额,其中11人获得了国家公派奖学金,陈震宇是其中之一,并成为唯一挂过科但仍取得奖学金的交换生。

  2013年10月,陈震宇来到德国汉诺威大学,困难也接踵而至。“老师上课我只能听懂两分钟。”他说,“第一次热力学考试,连问题问什么都看不懂,完全靠猜,能及格完全是侥幸。”

  加倍的努力终于换来了优异的成绩,再加上突出的组织协调能力,陈震宇从国际交换生中脱颖而出。2014年,他当选为汉诺威大学学生会主席,组织学生参加学校国际文化节等活动,不仅得到国际交流中心老师的肯定,而且还认识了中国驻汉堡领事馆和柏林大使馆的相关人员,让他有机会接触到了更多中国政府、企业代表团。

  2016年,汉诺威市举办春节晚会,受领事馆邀请,陈震宇带领30多名华人学生“承包”了10个节目,有剪纸、书法、中国功夫等表演,让德国友人体会到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并展现了华人学生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

  当年是中国宁波与德国亚琛互结友好城市30周年,陈震宇还受中国驻杜塞尔多夫总领事馆的邀请,作为家乡学生代表,在亚琛市政厅欢迎宁波考察团的到来。在第七届中欧论坛汉堡峰会期间,他又作为优秀留德学子受邀参加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对德国进行国事访问的欢迎仪式。

  抓住汉诺威国际电子展和工业展等机会,陈震宇勤工俭学,为“金田铜业”“伏龙同步带”等家乡企业参展和商务洽谈提供支持。

  加上全程参与福建奔驰和德国奔驰团队在帕彭堡整车测试中心的新车测试以及在德国狼堡大众总部培训等经历,让他提早打开了一扇与社会尤其是汽车行业制造企业沟通交流的大门,从中也真切感受到中国汽车自主品牌与德国汽车品牌的差距。“比如在国内,板材的加热过程和冲压过程基本是脱离的,但德国大众总部就能做到一体化,连续5次冲压,直接成形,车门零件的刚度和一致性得以大幅度提升。”陈震宇说,“虚心学习,才能缩小差距。”

  在德国博世实习期间,陈震宇的能力得到公司认可并被希望留下来,但他放弃了,“国家出钱培养了我,必须回来报效祖国。”

  此时,恰遇一汽-大众来到德国德累斯顿进行海外招聘,双方一拍即合。2017年10月,陈震宇回国进入位于吉林长春的一汽-大众中央采购部,负责汽车电子电器新能源核心零部件的全球采购。

  2017年的长春正逢寒冬,将近零下30摄氏度的气温,把第一次到山海关外生活的陈震宇冻得够呛。由于受不了当地气候,新进的30名外地员工有4个辞了职,但陈震宇坚持了下来,他的内心是火热的,“这是世界级的汽车龙头企业,站在全球汽车供应链的顶端,一定能看到别样的风景,必须沉下心,用心学,干出一番事业来。”

  陈震宇硬是花了一年半时间扎根办公室学习,从电动车核心零部件电子水泵的体积、重量、漆包线、磁铁,到冷却热管理系统和电动整车技术,他翻阅了大量德国原版资料和技术图纸,将该产品研究了个透,并对汽车行业电动化转型和零部件供应链升级有了自己独到的理解。他认为,汽车电动化是无法阻挡的趋势,在电动车核心零部件电子水泵领域,中国供应商未来一定能打破外资供应商的垄断。

  作为采购部经理,陈震宇负责的全球项目一年平均采购金额为80亿元。他引入供应链全价值链管理的先进方法,即不但管控一级总成供应商,还将总成零件打散,对核心子零件的二级三级供应商也进行管控。“以前一对一的供应链管理远远不够。”他说,“现代采购同时需要做好总成零部件技术、质量、产能、价格等方面的管控,更需要供应链全价值链的前探管理,从小采购向大采购升级。”

  年轻的陈震宇更活跃于行业论坛。去年9月,他受邀参加上海有色金属网组织的中国稀土永磁产业市场应用发展论坛,并作了《大众电器化转型:三大电泵交流会》的主题报告,提出了稀土永磁材料将在电动车电泵领域大量应用的观点。

  今年6月,在中国国际铝加工峰会上,面对600多名国内外上市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他作了题为《电动车元年-铝的新应用》的主题报告,提出在大功率电子水泵领域,铝型材和压铸铝将大量应用,为整车轻量化和散热带来便利,受到与会人员的充分肯定和一致赞同。

  为推进新材料与汽车行业创新融合发展,今年9月,在上海举办的中国工博会新材料论坛中国汽车新材料应用高峰论坛上,新一批专家加入汽车创新材料与应用专家委员会,28岁的陈震宇榜上有名,成为其中最年轻的汽车专家。

  “老一辈汽车人扎根国内,在生产工艺以及自主品牌方面走出了坚实一步,我们年轻一代汽车人应具有更广阔的国际视野,为中国汽车工业的新一轮升级注入强劲的创新力和活力。”

  “宁波正在大力推进高端制造业转型发展,作为宁波人,理应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提到家乡,陈震宇豪情万丈,“而且我有这个优势,一是留学德国回来,二是站在一汽-大众这一世界级汽车巨人的肩膀之上。”

  陈震宇说,宁波汽车制造工业底蕴深厚,涌现出“金田铜业”“永久磁业”“华翔”“拓普”“利之源”等一批有强劲实力的汽车零部件生产企业,是一汽-大众现在和未来的直接或间接合作伙伴,他乐意在两者之间搭起一座桥梁。

  2018年,宁波华翔集团下属合资子公司宁波英峰在一汽-大众新能源高压铜排项目获得定点。铜带是高压铜排最重要的生产原材料,“华翔”不生产铜材料,需从德国进口,采购成本高昂。陈震宇得悉后联系了在汉诺威工业展中结识的另一家甬企“金田铜业”,希望两家企业强强联手,并上门对该项目的重要性进行解析,得到了“金田铜业”高层的支持,双方认为这既符合“金田铜业”向新能源汽车行业全面进军的战略目标,又能为“华翔”降低成本。之后,陈震宇还多次前往“金田铜业”授课,输入全球最先进的汽车管理理念。

  今年3月,一汽-大众新型发动机节能减排项目扫气泵开启发包工作,陈震宇将“拓普”引入该项目的大众供应商体系,“拓普”因此由一汽-大众汽车底盘领域供应商向电子电器领域供应商迈进。“利之源”也在陈震宇的牵线搭桥下,与“均胜电子”就一汽新能源充电桩项目展开合作,向新能源领域转型。

  与此同时,陈震宇也看到了中国汽车制造业包括宁波汽车制造业的短板。“制造业最核心的要素是人才,中国自主汽车品牌缺的是高端制造人才,要将青年人才送到德国理工类高校,甚至奔驰、宝马、奥迪等龙头企业学习。”陈震宇说,“中国企业家要有耐心、等得起、肯花钱,直到员工真正为企业创造出价值的那一天。”

  为此,他建议今后中国包括浙江、宁波的优秀汽车制造企业能联手设立德意志奖学金,联合北京理工大学这样的高校平台,资助更多的优秀学子到德国世界汽车制造高地学习、深造,助力国内汽车制造整体水平的提高。

  目前,陈震宇正与横店集团等企业接洽,希望通过自己在德国高校的校友资源,将更多的优秀毕业生和汽车行业专家引入国内。

  “身处供应链的顶端,3年来,我与这些汽车生产企业一同成长,相互成就。”陈震宇说,今后,他更愿意作为青年榜样,用自己真实的成长故事,感染并鼓励家乡更多青年学子走出国门,学习世界先进的管理理念,对接世界最新科研成果,共同推动家乡高端制造业发展。

  少壮勤学惜光阴,梅花苦寒积厚力。四海游走观天下,十年一剑铸真金。玫瑰余香乐行善,滴水涌泉谙于心。大道至简真善美,顺其自然终若愚。

  全域城镇化、城镇生态化、生态景观化:基于“两山”融合观的 绿色城镇化模式探析

新濠现金直营